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十三章 道心破碎
    黑影应答完,却是骤然定住不动了。赵羽顿时眉头一皱,盯着黑影沉声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 黑影默不作声,却是霎时消散,化回了黑雾。一息不过,黑雾漂浮在空中聚成了云状。

     “赵羽,仅是为了一个女人,你不该如此冲动。如今还不能暴露魔影傀儡,贸然行动只会令你付出代价。”黑雾中传出一个空洞的声音,不似男不似女,不似老不似少。

     闻言,赵羽神色一沉,当即就要开口反驳,“不可能会……”

     黑雾空洞的声音将他一下打断,“你没得选择,既然当初选定了我们,你就要放下过去的一切羁绊,你必须明白!”

     黑雾的话音一落,赵羽微握的双手缓缓松开,寻思一番,神情中闪过一丝落寞,看着黑雾讽道:“我现在对你的提议,竟生不起一丝的抗拒,看来,我被你们控制得越发的深了,我当然无法选择。”

     “是你内心的黑暗控制了你。”空洞的声音再次传出,顿了顿,留下一句:“魔影傀儡还不能动用,你好自为之吧。”黑雾便缓缓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大殿,想着数万里之外,想着过去的一切,赵羽的神情时而落寞,时而狰狞,几息过去,他终是平静下来,轻笑一声,“是的,我没得选择,可我依旧无法放下羁绊。【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】既如此,那我便消去羁绊!”

     说完,在案上的行动策划书上,写下了三个字:灵溪宗。

     又无意间看到一旁的通讯符,嘴角一扬,给米青回道:

     【增援正在赶来,再坚持片刻】

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体内的经脉愈发崩裂,仙元运转的速度不断变慢,米青已处于被动之中,脸色阴沉无比,可他仍不敢用木道的力量来恢复伤势,这会让他的攻击变弱,更为被动。

     这时,通讯符却是散发出亮光,他灵识一探,看完赵羽的讯息,神色登时满是喜意,看着陆芊咧嘴一笑,似乎一切尽在掌握。

     只要殿下的增援一到,便能与其合力将陆芊擒下,先杀了韦长庚,再趁机杀了陆芊,最后再自裁谢罪!

     这一来,既能完成殿下布置的任务,又能给米焕报仇!

     想到此处,他不由得精神一振,神色无比狰狞,攻击更为迅猛,拼死战斗起来。

     接下米青的一个攻击,陆芊感应到对手的攻势更为强力了,神色却是依旧毫无波动,满脸冰寒,她已经通知了武堂的执事长老风京华,风长老为玄仙后期,定能与她合力击杀了米青。

     十几息时间悄然而过,米青的脸色愈发黑沉,殿下的增援迟迟不到,他坚持不了多久了,顿时心中焦急不已,慌张中再次中了陆芊一招,一口鲜血直喷而出,精神霎时萎靡几分。【零↑九△小↓說△網】

     陆芊抓住机会,又是猛然几招过去,连中数招,米青似乎已是摇摇欲坠,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 不甘地吼叫一声,米青彻底癫狂,疯狂的几招反击过去!他还不能放弃,殿下的任务还没完成,弟弟米焕的仇还没有报!

     增援定然马上就要到了!米青依然在不断地幻想,想到与增援合力打败陆芊的情景,又看着陆芊绝美冰寒的脸,他骤然觉得,杀死陆芊似乎并不是最好的选择!

     米青不禁邪邪一笑,陆芊是配不上赵羽殿下的,那不如让他自己享受一番吧!想来殿下亦是看不上陆芊的,只是玩玩而已。没错,玩玩而已,陆芊就是随时可弃之的玩物。

     “哈哈哈!”痴狂地笑声从满是鲜血的口中传出,米青一边攻击,一边癫狂地幻想着陆芊。

     然而,注定不会让他如愿了。

     人总在最狂妄的时刻,陷入危亡!

     正当米青不断地肆意妄想时,一个浑厚的声音将他从幻想中击出——

     “玄甲宗贼子,拿命来!”

     却是风长老赶到了现场,爆喝一声,即刻全力一击,从一侧轰向了米青。

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毫无防备的米青看着极速而来的攻击,愣神都是来不及了,“噗!”

     一口鲜血喷出,他彻底失去反抗之力,经脉尽碎。

     陆芊紧接着一击出手!

     “噗!”米青双眼突出,眼中尽是惊赫,却登时身首异处,横死当场!

     他内心中最后的想法竟是惭愧,惭愧没能坚持到增援的到来,惭愧辜负了殿下的期望!可他永远不知,从不存在什么增援,一切尽是他“殿下”的临时起意罢了。

     撼天般的大战终是结束,除了呼啸的风声,天地间陷入了沉寂…

     灵识一探,米青确死无疑,陆芊方才暗松一口气,紧绷的神色缓缓消退,查看了一番韦长庚的情况后,对风长老缓声道:“先回宗再说吧。”

     风长老看了看韦长庚,神色肃然,点点头。

     小半炷香时间,陆芊带着韦长庚回到了宗门,转眼看向风长老,正声道:

     “从现在起,任何人不得出宗,并召回所有外派弟子,马上开启屏蔽大阵,屏蔽一切通讯。加强戒备和巡逻,随时准备战斗!其余事情押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 “是,我这就去安排!宗主,老朽先行告退了。”风长老作揖应道,待陆芊点头后,随即转身御空而去。

     轻叹一声,陆芊担忧地看了一眼韦长庚,向着画谷极速而去。

     十几息不过,她急速飞入谷中,推门快步走进木屋,仙元裹着韦长庚来到一间客房,将他轻轻放到了塌上。

     韦长庚还有轻微的呼吸,体内也仅是轻伤,暂且还活着,可灵识海内却是不妙。

     陆芊的灵识无法进入他的灵识海,却也能模糊的感应到,他的道心已然破碎,而道心破碎,重则灵识溃散,身陨道消,轻则修为尽废,再无修炼的可能,从高高在上的仙人跌落凡尘。

     面对道心破碎的状况,就算是圣仙降临,亦是毫无办法,仅能看运气如何了。

     灵识再次感应一番,陆芊柳眉微颦,轻叹一声,韦长庚的灵识海暂且十分的稳定,无其他的异象,想来是保住性命了,可修为定然是消去了。

     如今唯有等他自己醒来,再无他法。

     宗门还有许多事务,也不能在此干耗,更为急迫的是,赵羽随时会率军压来,灵溪宗危在旦夕!

     看着昏迷不醒的韦长庚,她神色冰寒,“赵羽,我必杀你!”细语一句随即转身离去,轻声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 仅剩韦长庚一人在这黑暗的修炼室之中,悄无声息。

     ……